歡迎進入石家莊政協門戶網站!

今天是2019年3月4日

您當前的位置 : 首頁 > 文史天地

石家莊城市印記·改革樂章(五)

(馬勝利走過的國企承包之路 耿國強)

石家莊政協   時間:2019-12-13   瀏覽量:

  在20世紀八九十年代,石家莊市曾經涌現出了一個中國經濟改革的風云人物——馬勝利。在改革開放風起云涌般的年代,“廠長馬勝利”,連同他所在的石家莊造紙廠,聞名全國。馬勝利先后榮獲全國優秀企業家、“五一勞動獎章”等榮譽稱號,多次受到國務院總理李鵬、副總理姚依林、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副委員長習仲勛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接見。

  1954年,15歲的馬勝利進入石家莊棉紡廠車間做了一名雜工。后又調到石家莊市造紙廠,在廠基建科工作。當時中國還處于計劃經濟時代,石家莊市造紙廠的原料全部由國家供給,造紙廠只管生產,產品也由國家包銷,不論質量如何,國家都照收不誤。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改革大潮奔涌而來,經濟體制開始變革,原來計劃經濟條件下的國營企業暴露的矛盾和問題日益突出,大多數企業出現虧損的局面。由于國家不再包收購、不管銷售了,而當時的石家莊造紙廠仍然盲目生產,加上管理不善,浪費嚴重,造成產品大量積壓。到實行改革之前,這個造紙不到1000噸的工廠,幾乎產品全部在倉庫積壓,數量達900多噸。產品賣不出去,工廠面臨困境。從1981年到1983年,擁有800多名職工的造紙廠已經連續3年虧損達105萬元。至1984年,造紙廠面臨難以為繼的局面。

  面對困境之中的造紙廠,馬勝利出于愛廠之心,曾不止一次向上級提出要大力改革、調整產品與銷售渠道。為了適應形勢的需要,造紙廠決定將“供銷科”改為“銷售科”,接著任免了一批業務員、科長。當時的馬勝利還在廠里基建科工作,一種主人翁的責任感,使他鼓足勇氣,到廠長辦公室毛遂自薦當銷售科長,并保證3個月內,把庫房中的900多噸積壓品賣出去。同時,他提出了銷售科的事由他說了算,即使廠長也不能隨便干預,而且今后的生產計劃安排,品種和數量,必須由銷售科決定,實行以銷定產等條件。開始廠長還有顧慮,但為了企業的生存,最終還是同意了他的請求。

  馬勝利就任銷售科長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全廠范圍內挑選對銷售工作熱忱、不畏困難、有必勝信念、有百折不撓精神的人到銷售科工作。接著,又建立健全了銷售科的各種制度。比如出勤制度,要求銷售人員必須嚴格遵守時間和工作制度。當時很多搞推銷的人都能省則省,不注意形象。而馬勝利卻反其道而行之,他要求銷售人員西服革履,保持服飾整潔、莊重、嚴肅,行為舉止合乎禮儀,讓人感覺到誠實可信、努力向上。在銷售過程中,他還改變以往蹲“雞毛小店”為企業節省一分錢的傳統做法,每次外出住宿,專門找高級賓館住。落腳后,先去那里的廁所、衛生間,取出那里的衛生紙,找到賓館經理,先稱贊他們的服務、餐飲、娛樂、商務等設施,然后話鋒一轉:可惜衛生紙差了點,外觀、手感、拉力、縮水等都不好,并拿出自己廠里生產的衛生紙作比較,說得經理心服口服,生意也就做成了。

  不久,從廣州的白天鵝賓館,到北京、東北的幾個大賓館,從東部沿海一帶到西部邊疆,紛紛給他發函、來電,要求訂貨、發貨、建立業務聯系,一下子打開了銷路。后來,馬勝利和他的銷售團隊又在銷售科辦起了一個紙品商店,專門營銷全國各地廠家的紙品,還舉辦了一個大型訂貨會。幾個月后,廠里便還清了貸款,并且有了盈利。馬勝利坐穩了銷售科科長的位子。

  隨著農村改革的不斷深化,鄉鎮企業異軍突起。轉眼到了1984年,國家給造紙廠下達了完成17萬元的利潤指標。這個數字雖然不高,但領導還是覺得非常困難,遲遲不敢接下來,同上級一次次討價還價。直到進入三月份了,還沒有得到落實。而此時,年屆46歲的馬勝利卻認為,只要改革掉那些不合理的制度,效益就立馬會上去。為此,他多次找廠領導提建議,進行論辯。令人沒有想到的是,他的建議非但沒有得到采納,而且得到了一個“免去馬勝利的銷售科長”的紅頭文件。

  對于別人來說,也許這是一個驚愕的決定,但對馬勝利來說,一切似乎都在情理之中,因為改革必然要觸及一些人的利益。于是馬勝利準備再次毛遂自薦:要當造紙廠廠長!

  1984年3月28日這天,石家莊市造紙廠門前突然出現了一份《向新領導班子表決心》的決心書,里面寫道:

  我請求承包造紙廠!

  承包后,實現利潤翻番!工人工資翻番!達不到目標,甘愿受法律制裁。

  我的辦法是:“三十六計”和“七十二變”,對 外搞活經濟,對內從嚴治廠,關心群眾生活……

  在正文兩側,還附有一副對聯:大鍋飯窮途末路,鐵飯碗日薄西山。

  決心書貼出后,有人說這是他的“自白書”,也有人說這叫“大自報”“紅色宣言書”“挑戰書”。更有人說他不是要當廠長的問題,而是“野心大暴露”“太狂妄了”……議論紛紛,莫衷一是,迅速地由車間到每個家庭,再由家庭傳向社會,并很快傳到市委、市政府大院,一時間轟動了整個石家莊。

  在改革開放伊始,人們的認識和眼光還有一定的局限,改革每走一步,都會遇到困難和阻力。馬勝利這一個大膽的舉動,被新聞界認為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此時,市長王葆華同志正在對企業進行調研。馬勝利的決心書,引起了市長的注意。市長一直關注著石家莊造紙廠情況,他對一輕局局長左喜書說:“咱們組織一個160人的答辯會,各局長、科長,宣傳、生產各部門都要去。馬勝利如果真的有本事,就當場接受質詢!”

  1984年4月14日答辯那天,市委書記賈然和市長王葆華同志出席了第二次答辯會,在聽了馬勝利的承包演講后,當場拍板,鼓勵馬勝利承包。4月19日舉行了隆重的承包簽字儀式,合同書由劉廣義和馬勝利共同簽署。劉廣義的名字在前,但廠子的實際管理者是馬勝利。

  這一消息在石家莊、在全國成為一大新聞,除《河北日報》外,《人民日報》《工人日報》《光明日報》、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中央電視臺等首都各大新聞媒體也都先后報道了馬勝利“承包”石家莊造紙廠的消息,馬勝利由此一夜成名。

  馬勝利擔任石家莊造紙廠廠長之后,隨即著手實施了多項重大舉措。他在廠門口豎起一個15米高的大鍋,上面寫著“廠長馬勝利”,

  意在企業以后不再實行吃大鍋飯的政策,率先在國有企業打破了“鐵飯碗、鐵工資”制度。針對造紙廠存在的一系列問題,他還推出了改革“三十六計”和“七十二變”。

  針對造紙廠環節多、人浮于事,不注重科技人員作用,權責不清,分配制度不合理等問題,他提出了許多改革措施,這些措施被歸納到他的“三十六計”中,主要內容包括:建立強有力的生產指揮系統,貴在政通人和,重在同臺唱戲;落實科技人員政策,重在精神需要,助其施展才能;實行責權利結合,任務層層承包,重擔爭著搶挑;堅決貫徹按勞分配原則,獎金與效益掛鉤,克服平均主義;以新、優、廉取勝,大力開發產品,加速更新換代;調查市場變化,實行以銷定產;鼓勵開辟商業流通渠道,招新客戶有獎;發揮信息反饋的作用,廣泛收集信息,做到知彼知己等。針對存在的產品生產無計劃、產品陳舊、規格少、品種單一,花色品種少、一線工人少等問題,提出了多項改革措施,稱為“七十二變”,包括:變無計劃管理為有計劃管理,全面推行目標管理;變無壓力為有壓力,人人承包;進行產品升級換代;增加產品種類和規格,變大包裝為小包裝;手巾紙無花形變有花形,餐巾紙無香味變有香味;變“坐商”為“行商”,變一種市場為多市場流通;精減脫產人員等。

  馬勝利對造紙廠的改革,主要是在產品結構和銷售激勵機制上下工夫。在產品結構上,他把衛生紙的包裝由一個規格改為六個規格,有圓的、方的、長的、短的、大包的、小包的。顏色也由原來的一種增加到紅黃白三種。他還特別注重情報信息工作,專門成立了信息情報室,建立了信息反饋網,并向二十幾個省、市、區派出信息員,以便根據市場需求,為廠里提供預測和生產經營服務,做到嘴里吃著一個,心里想著一個,手里拿著一個,眼里看著一個,也就是要生產一代,研制一代,更新一代。僅三年間,造紙廠就研制出了46個新品種,其中“貓球牌”衛生紙還獲得了國家銀牌獎。在銷售方面,為了開拓市場,他還在銷售業務員中開展了“開辟新客戶有獎”,規定開辟一個大客戶,獎勵十元;招攬一個小客戶,獎勵5元。大大激發了推銷的積極性,使造紙廠的產品輻射全國24個省、市,還進入了美國、匈牙利、日本、香港、東南亞等國家和地區,“貓球牌”衛生紙、鞋墊紙也進入了國際市場。

  馬勝利的改革,進一步破除了束縛生產力發展不合理的規章制度和舊的條條框框,廠子也有了活力與生機,取得了明顯的經濟效果。在他承包的第1個月就實現了利稅21萬元,并把承包指標從70萬元主動調高到140萬元;到1984年底,超額完成承包指標;1985年,利稅達280萬元;1986年,在原材料價格大幅上漲的情況下,仍上繳利稅320萬元;1987年,又向國家上繳利稅340多萬元。四年后,企業的利潤增長了2194倍。

  1985年2月,馬勝利參加了在北京召開的全國經濟工作會議。會上,他以《企業有了自主權要為國家作貢獻》為題,作了三個多小時的重點發言。他的發言得到了時任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袁寶華同志的贊揚和出席會議全體人員的熱烈歡迎。會后,新華社也發了通稿,并加了編者按語。

  從此之后,馬勝利作為全國第一個國營企業的承包者,被冠之“馬承包”的稱號。馬承包的旋風,很快刮到了北京。1985年7月26日,新華社記者章墨淵、彭占魁、吳士深發表了一篇大有影響的長篇通訊,即《時刻想著國家和人民利益的好廠長馬勝利》。中共中央整黨工作指導委員會辦公室對新華社的這一長篇通訊還特別以“推薦者的話”作了如下批示:

  我們鄭重地向各個整黨單位和各級黨委,向各條戰線上的共產黨員特別是企業中的黨員領導干部,推薦《時刻想著國家和人民利益的好廠長馬勝利》這篇通訊。請大家認真地讀一讀,想一想,議一議,看看從這篇來自改革第一線的生動的通訊中,這篇通訊的主人公馬勝利同志身上,能夠和應當學到哪些寶貴的思想和精神。

  7月27日,河北省委發出了《關于在全省開展學習社會主義企業家馬勝利和新型社會主義企業的榜樣石家莊市造紙廠活動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指出:七月二十六日新華社播發的通訊《時刻想著國家和人民利益的好廠長馬勝利》和中共中央整黨工作指導委員會辦公室寫的《推薦者的話》,以及六月二十六日《河北日報》登載的調查報告《新型社會主義企業的榜樣》,生動形象地記述了社會主義企業家馬勝利的感人事跡和新型社會主義企業石家莊市造紙廠的先進經驗,為共產黨員,特別是黨員領導干部以及所有廠礦企業樹立了學習的榜樣。各級黨組織要組織黨員認真閱讀《推薦者的話》和這兩篇報道,深入開展向馬勝利和石家莊市造紙廠學習的活動,把這一活動作為整黨和進行黨性、理想、紀律教育的一項重要內容。

  《通知》還要求各地各單位,特別是廠礦企業的領導班子,要對照馬勝利的事跡和石家莊市造紙廠的經驗,檢查一下自己是怎樣對待改革和權力的,怎樣對待國家,怎樣對待人才,怎樣對待工人,怎樣對待自己的,差距在哪里,原因是什么?在這個基礎上提出學趕馬勝利的造紙廠的具體措施。

  接著,上海、北京、陜西、四川、黑龍江、福建、貴州等地黨的領導機關都分別作出決定或由負責同志發表談話,號召黨員干部開展向石家莊市造紙廠廠長馬勝利學習的活動。一時間,馬勝利名聲大振,很快成為炙手可熱的新聞人物,“一包就靈”的神話席卷大江南北。

  然而,馬勝利在大刀闊斧的改革中并不是一帆風順的。因為觸動了某些人的利益,遭到了他們的強烈反對和抵制,一些人向有關部門告狀,并列舉了馬勝利 “九大罪狀”:承包是在劉廣義的倡導下搞起來的,劉廣義才是造紙廠承包第一人;馬勝利在1985年全國經濟工作會議上介紹的新產品,根本沒有進行生產,其樣品,是從香港和日本帶回來的外國貨;馬勝利搞的層層承包根本不存在,造紙廠各車間根本沒有承包合同;造紙廠1985年8月份發不出工資,是借了30萬元才發了工資;馬勝利為了宣揚自己,自己決定從廠里拿出5萬元給北京電影廠和河北聲畫中心,名為拍電視劇《地平線上》的片費;馬勝利根本不知道“三十六計”是什么內容。

  這“九大罪狀”很快傳遍了整個造紙廠。接著,分別來自省里、市里、紀檢委、輕工部等的9個調查組進廠。經過廣泛深入地調查,最后的結論是“告狀人通過記者反映的情況基本不實,其中有些純屬惡意中傷?!?985年11月20日,石家莊市一輕局作出的結論:馬勝利同志是一位經得起檢查、富有改革精神和全局觀念的先進典型,中指委辦公室的《推薦者的話》、新華社的報道是符合實際的?!妒仪f市委、市政府關于馬勝利情況的調查報告》中對馬勝利同志的結論是:《情況》所反映的主要問題是違背事實的,有的是無中生有,有的是歪曲事實……我們一向認為,馬勝利同志不是完人,有這樣那樣的缺點,造紙廠的改革也是在探索中前進,不會是完滿無缺的。對馬勝利同志有時說話不注意分寸,有時處理問題方法簡單,一段時間表現驕傲情緒,省、市主要領導同志都親自對他進行過幫助。在整黨中,馬勝利同志重點檢查了驕傲自滿和辦事主觀的缺點,認識比較深刻,黨員也比較滿意……通過調查,我們認為馬勝利同志是一個經得起檢查的、富有改革精神和全局觀念的先進典型,中指委辦公室的《推薦者的話》和新華社的報道是符合實際的,是實事求是的。

  1987年,如日中天的馬勝利向社會宣布了一個讓人興奮的決定:他將創辦“中國馬勝利造紙企業集團”,在全國20個省市陸續承包100家虧損、微利的中小型造紙企業。此舉在當時來說無疑是石破天驚的舉動,但是恰恰是這一舉動,為他后來的命運埋下了重重的伏筆。

  馬勝利首先實現了和束鹿縣(今辛集市)、西安、新疆、贊皇、黑龍江等幾家造紙廠的聯營。全國各地要求馬勝利去承包、投標的電報也如雪片般飛來,第一個前來報名的外省企業是山東菏澤造紙廠。1987年10月24日,當馬勝利的承包組到了菏澤市政府禮堂會場的時候,下面坐滿了菏澤地區10個縣(市)的市委書記、縣長和骨干企業負責人,一個上千人的會場頓時熱鬧起來,擠得水泄不通。承包組當場宣布:1988年承包利潤為37萬元,以此為基數,增盈為10萬元,實行二八分成(菏澤廠八,馬勝利為二);增盈10萬元以上,實行三七分成,承包三年,使利潤翻三番。11月17日,承包組與菏澤造紙廠簽訂了承包合同。

  承包后菏澤造紙廠的第一個月就傳來喜訊:當月盈利184萬元。此后,馬勝利加快了尋找、考察承包聯營廠家的步伐。從1987年11月中旬到1988年1月初,他“曉行夜不宿”,帶領有關人員,走南闖北,縱橫奔波,不足兩個月的時間,就先后對27家造紙企業進行了承包。一位新華社記者饒有興趣地記錄了他三天的行程:26日晚上到貴陽;27日全天給貴州省企業干部作報告;28日到貴陽造紙廠洽談承包事項,并實地看廠;29日簽署合同,就任貴陽市造紙廠廠長。這個廠成為他擬議的集團中的第六個企業。

  馬勝利從貴州回到石家莊后,不斷收到全國各地要求去考察和進行承包的電話、電報、信函,也接待了很多來訪者。其中,杭州市鄉鎮企業局沈局長連來三封電報。1987年12月27日,當馬勝利來到杭州時,杭州市的新聞界十分關注,并及時進行了跟蹤報道。當天的《錢江晚報》就登出了企業家馬勝利今天來杭州考察承包鄉鎮造紙企業的消息,《杭州日報》還刊登了當地一位廠長的一首打油詩:“杭州城頭插白旗,河北來了馬勝利,自古錢塘多英杰,決戰一番才服氣?!?馬勝利所到之處,都是演講、承包、簽約,在每一地報紙上都成了頭條新聞?!逗颖比請蟆酚浾吒昙t在《“馬承包”新傳》的報告中寫道:“馬勝利作報告從來不拿稿子,不照本宣科,他談笑風生,話語幽默而又風趣……會場內外鴉雀無聲,聽得人們如癡如醉,長達三個小時的報告,竟無一人走動,有人憋著尿也不去廁所?!?/p>

  在對外地多個造紙企業進行承包之后,馬勝利最終作出了創辦“中國馬勝利造紙企業集團”的決定,并向上級提出了申請。對馬勝利的申請,河北省經濟技術聯合協作辦公室發函:同意以石家莊市造紙廠為龍頭,吸收山東菏澤造紙廠、浙江金華浦江造紙廠、山西榆次造紙廠等十省二十八個單位參加,聯合組成“中國馬勝利造紙企業集團”。

  1988年1月19日,“中國馬勝利造紙企業集團”成立大會隆重召開,輕工業部、河北省及石家莊市黨政領導均前來祝賀。

  人生往往是這樣的,當順利的時候、輝煌的時候,往往也是危機即將爆發的時候,許多人往往在順利之時,只看到一片光明的前景,并且渴望更加輝煌更加順利,而對于輝煌和順利后面隱藏的一些東西,往往看不到或者選擇性忽視。處在巔峰時期的馬勝利萬萬也沒有想到,好日子沒過多久,從1989年下半年開始,僅僅幾個月,許多隱藏的問題便暴露出來。1990年,石家莊造紙廠虧損300多萬元,馬勝利危如累卵;1991年5月,馬勝利造紙企業集團宣告解散;1994年,掛在石家莊造紙廠門口那塊“廠長馬勝利”的銅字招牌被拆除。

  后來,清醒后的馬勝利深刻進行了反思,他總結了自己的 “十大失誤”,包括:頭腦發熱盲目擴張,沒有停下快速奔跑的腳步進行理性分析和研究;1000多場報告牽扯了很大的精力;缺乏創新、驕傲自滿,總相信過去的經驗可以解決未來遇到的一切問題;當時的通訊等設施也很落后,很難一個廠一個廠地親自管理,沒有建立一套高效的運行機制;承包了過多的外地企業,廠里外派中層領導,最后連班組長、工人也派出去管理,結果外面的企業沒搞好,還累及大本營等。

  1995年,56歲的馬勝利被免職退休。1996年,馬勝利在石家莊市火車站北邊的清真街上租賃房子,開了一個“馬勝利包子鋪”,也能掙錢,很快就積蓄了30萬元,加上別人入股的20萬元,又成立了“馬勝利紙業有限公司”。

  2003年冬天,杭州青春寶集團的馮根生邀請1987年當選“首屆中國優秀企業家”的馬勝利等人到杭州西湖相聚,青島雙星集團董事長汪海在受邀之其列。之后,汪海于2004年3月19日正式“承包”了馬勝利。汪海在他簽發的公司任免文件上寫道:為適應品牌運作的大發展,盡快打造中國綜合加工制造業大集團,經雙星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提議,經集團董事會研究,董事長決定,成立雙星馬勝利紙業有限責任公司,聘任馬勝利為集團公司副總經理兼雙星馬勝利紙業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

  2014年2月6日晚10時40分,馬勝利因病在石家莊的家中去世,享年76歲。

  注:作者系中共石家莊市委黨校教師。撰稿時參考了馬勝利、高夢齡著《風雨馬勝利》一書。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來源:石家莊城市印記作者:耿國強
分享:
the sandbox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