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石家莊政協門戶網站!

今天是2019年3月4日

您當前的位置 : 首頁 > 文史天地

石家莊城市印記·改革樂章(三)

石家莊農村改革30年回眸與展望 李清

石家莊政協   時間:2019-11-29   瀏覽量:

  2008年是改革開放30周年,也是我國農村改革30年。農業的發展影響著整個國民經濟的發展,回顧總結農村改革歷程和經驗,對于開拓新的改革思路,推動我國城鄉經濟協調發展,無疑具有重要意義。


  1978年召開的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確定了把黨的工作重點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以實行包產到戶為標志的農村改革率先拉開了我國改革開放的序幕。經過30年改革開放的偉大實踐,以家庭承包經營為基礎的雙層經營制度取代了人民公社制度,建立了適應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要求的農村新經濟體制框架。這個根本性改革,解放和發展了農村生產力,農民生活水平顯著提高,農村經濟社會進入建設新農村和城鄉統籌發展的新階段。我作為多年從事農業農村工作的干部,不僅親歷了這場波瀾壯闊的偉大變革,更親身感受到了這場改革給中國農村帶來的歷史性巨變。


農村30年改革取得巨大成就


  從我們石家莊來說,農村30年的改革可以概括為以下幾個方面。


  ——農村經濟全面發展。農村經濟總量大幅增長,到2007年底,全市農林牧漁業總產值達到60156億元,比1978年的121億元增長497倍,其中農業產值達28684億元,比1978年的82億元增長327倍。主要農產品由供不應求實現了供求基本平衡、豐年有余,其中糧食產量大幅攀升,總產達49452萬噸,畝產431公斤,均比1978年增長了1倍多;蔬菜瓜果產量由9922萬噸增加到129365萬噸,增長了1204倍;干鮮果品總產由1613萬噸增加到20769萬噸,增長了1188倍;肉、蛋、奶總產量分別達到113萬噸、112萬噸和10043萬噸,按1993年統計可比口徑,分別增長561%、5倍和1497倍。農業產業化經營水平顯著提高,龍頭企業發展到270家,年經營額達到180億元,農業產業化經營率達到61%,總量達到365億元,有效盤活了各類農業資源,推動了農村經濟的發展。農村城鎮化步伐加快,全市農業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由1978年的8631%下降到5906%。


  ——農村產業結構日益優化。從三大產業看,2007年農村第二、第三產業產值分別達到261662億元和64772億元,一、二、三產所占比重為1312∶6964∶1724,改變了過去第一產業所占比重偏高的單一經濟結構。從農業結構看,畜牧業比重由1978年的866%上升為50%,成為第一主導產業。從種植業內部結構看,1978年糧經比例為91∶1,到2007年調整到51∶1。優質、高產、高效作物面積不斷增加,2007年全市優質專用糧食面積達到8688萬畝,占總面積的78%。農業標準化生產從無到有,目前生產面積達180萬畝。農村集體、個體、私營、外資、股份制、股份合作制等各種形式的聯合體共同發展,打破了過去單一的集體經濟為主的經濟模式。


  ——農村生產力水平大幅提高。2007年,全市農業裝備水平顯著改善,旱澇保收地面積由1978年的616萬畝擴大到723萬畝,增長144%,農用機井由82萬眼增加到131萬眼,增長59%。農業機械化程度明顯增強,擁有農用大中型拖拉機2萬臺,小型拖拉機18萬臺,分別比1978年增長34倍和87倍;聯合收割機達到17萬臺,農機總動力達到1900萬千瓦,比1978年增長136倍,機耕面積達到72642萬畝,占總耕地面積的859%,比1978年提高1854個百分點。全市農業科技貢獻率達到498%,農民的科技素質明顯提高。


  ——農民生活顯著改善。全市農民人均純收入由1978年的87元增加到2007年的4954元,增長56倍,平均每年遞增1496%。農民生活消費支出全面增長,2007年全市農民人均生活消費支出2710元,農民消費結構發生了很大變化,在生活消費支出中,恩格爾系數由1990年的4649%下降到3651%,下降938個百分點,


  農民家庭交通、通訊、文教娛樂等消費支出比重大幅度提高。農村每百戶家庭擁有電視機112臺、洗衣機84臺、固定電話69部、移動電話996部、冰箱42臺,電腦、汽車開始進入農民家庭。農村居民人均居住面積3799平方米,比1990年增長9582%。與改革初相比,農民在“吃”上已由非溫飽型向營養型轉變;在“穿”上已由簡單雷同型向多樣選擇型轉變;在“住”上已由舊式簡陋型向美觀舒適型轉變;在“用”上已由實用簡樸型向高檔耐用型轉變。農民整體生活水平在解決溫飽的基礎上,已經開始向農村全面小康邁進。


  ——農村社會保障體系不斷完善。在財政支農中,除了“兩減免”和“三項補貼”政策外,政府在農村的公共服務水平也在快速提高,農村交通、電力、廣播等各項社會事業快速發展,到2007年,全市農村已基本實現了道路、電燈、電話、廣播電視村村通;普及了農村義務教育,用于農村義務教育和農村衛生事業發展的投入大幅度增加,使得農村義務教育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免費教育。同時,建立了以農村五保、最低生活保障、災害救濟、醫療救助、新型合作醫療為主體的社會保障和救助體系,全市875%的農民參加了新型合作醫療,參保率位居全省第一,16%的農戶用上了清潔能源,1/5的村達到了文明生態村先進標準。


30年農村改革的歷史脈絡


  回顧農村改革的發展歷程,究竟采取什么樣的標準來對它進行階段性劃分,一些專家、學者劃分的時間階段各有不同,從實際情況看,改革的內容也是互相銜接、互相穿插和密不可分的,也增加了從總體上劃分階段的難度。這里我嘗試著根據農村改革的政策演進,將30年來農村的改革歷程大體上劃分為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1978—1981年,為農村改革探索突破階段。我國農村改革首先從改變農村的基本經營制度入手,在推行“包產到戶”和“包干到戶”等責任制形式的基礎上,逐步形成了家庭聯產承包經營制度,這是農村改革初期的核心內容。1978年12月18日,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作出了實行改革開放的新決策,啟動了農村改革的新進程。全會討論了農業問題,提出了發展農業的一系列政策措施,并同意將《中共中央關于加快農業發展若干問題的決定(草案)》下發討論和試行。之后經過九個多月全國范圍的學習、討論和試行,深受億萬農民群眾的歡迎,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到1979年9月25日,在黨的十一屆四中全會上,根據全國討論和試行情況,集中廣大群眾和干部的意見,對《決定》(草案)作了必要的修改,正式通過下發了《中共中央關于加快農業發展若干問題的決定》,制定了發展農業生產力的25項政策措施。1980年9月,中央召開各省、市、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座談會,進一步統一全黨思想,印發了《關于進一步加快和完善責任的通知》,肯定了農村聯產承包責任制。從此,全國的農村改革逐步展開,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像星星之火,在短短幾年時間里,就從局部地區擴展至全國所有省份。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普遍推行,使得潛藏于廣大農民中的生產積極性和資源潛力得到猛烈迸發,進而推動了農業生產力的迅猛發展。我記得贊皇縣南邢郭公社北馬大隊當時是一個很貧窮的村,全村共有人口1900人、耕地5700畝。1969年到1978年共欠國家征購糧40萬斤,吃返銷糧185萬斤,1979年,全村實行田間管理責任到戶、超產歸己、虧產自負的辦法,從而提高了勞動生產率。當年在遇到干旱的情況下,夏收小麥375萬斤,比上年增加5萬斤;秋糧產量675萬公斤,比上年增加265萬公斤;社員平均生活水平由上年的58元增加到160元。


  第二階段:1982—1986年,為農村改革全面展開階段。主要標志是中央連續發了5個1號文件。這5個1號文件,在進程上,都體現了農村改革取得的重要成果,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廢除人民公社,突破計劃經濟模式,初步構筑了適應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要求的農村新經濟體制框架。在出發點上,都體現了調動農民積極性和保護農民利益。在落腳點上,都體現了解放和發展農村生產力。


  在這一時期,隨著農業生產管理體制的進一步理順,各項政策的調整,農民的生產積極性異常高漲??梢哉f,這一時期石家莊的農業生產得到了較快增長,農業經濟得到迅猛發展,農村面貌發生了深刻變化。當時我在石家莊地區工作,1986年的時候,全國“三夏”工作會議在石家莊召開,與會代表參觀了石家莊的農業生產,隨后李鵬總理又率八部委到石家莊進行了實地考察。


  第三階段:1987—2003年,為農村改革逐步深化階段。這個時期,農村改革向縱深發展,各項配套改革不斷推出,對農村經濟發展起到很大的推動作用。從1987年到1991年,隨著農村改革的成功和生產效率的提高,黨和國家開始把農村改革引向調整農村產業結構和改革外部環境的更高層次,進入了全面探索市場化改革的階段。通過這一時期的改革,市場機制逐漸被引入到農業和農村經濟之中,并發揮了越來越重要的作用,為農業和農村經濟全面向市場經濟過渡奠定了基礎。1992年初鄧小平同志南方談話和同年10月黨的十四大召開,明確了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目標,農村改革進入了一個全面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轉軌的時期。在這一時期,國家通過立法手段穩定農村基本經營制度,并在土地承包期15年到期后,繼續延長30年保持不變。在經過一系列土地制度改革嘗試,如“兩田制”“增人不增地、減人不減地”“大穩定、小調整”等形式基礎上,將“增人不增地、減人不減地”確立為農村土地制度改革的主要模式,保持農村土地制度的基本穩定。對以糧食為主的農產品流通體制進行一系列改革,國家出臺了購銷同價和“保量放價”的政策。同時,鄉鎮企業通過加快產權改革、調整產業結構和產品結構、加快技術進步、改善內部管理等,獲得了空前發展。


  在這一時期,我市縣鄉村各級以小康建設為總攬,使農村經濟發展特別是農村經濟面貌發生了深刻的變化。一是實現了農業生產的全面增長。特別是“八五”期間,我市糧食總產由40億公斤達到457億公斤,其中小麥先后實現了從350公斤到375公斤再到400公斤的兩次跨越,1995年達到415公斤,成為河北省麥區第一個畝產穩定通過400公斤的地市,藁城、趙縣、辛集、新樂4個縣(市)單產突破了450公斤,當時農業部給我們發了一封賀信,同時《人民日報》介紹了我市的經驗。全市糧食勞均產量達到2550公斤,人均占有糧食650公斤,高出全省30個百分點,實現了改造中低產田為高產田的目標。商品率在全省占首位,我記得我們還算了一下賬,“八五”期間,石家莊的耕地面積不足全省的1/10,總產占全省的1/5,商品量占全省1/4,保持了糧食高產大市的水平。林牧業也得到了較大發展,果品產量、生豬、家畜出欄占到全省的1/5左右,肉類總產、禽蛋總產約占全省的1/4,鮮奶占全省的1/3。二是主導產業特色更加明顯。全市形成了糧食、肉類、禽蛋、瓜菜、乳品、果品、水產品、飼料、板材、皮革等十大特色主導產業。三是產業產品結構不斷優化。產業化龍頭企業的發展,使農產品由過去的一次出售,變為多次加工升值。到2002年底,我市年銷售億元以上的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發展到15家,500萬元以上的87家;建成年成交額億元以上的農副產品批發市場14個,其中5個年成交額突破5億元。這個時期科技進步也很顯著,全市發展科技園區22個,總面積達24600多畝,推進了農業向集約化、規?;l展。四是大力加強基礎建設,農業生產條件得到顯著改善,特別是農業機械化水平提高了,當時我們石家莊市的機械化率,在世紀之交的時候達到848%,突破了國內農業現代化參考標準。同時這個時期農村的村務公開,村委直選取得了顯著成效。這個時期是我市農村經濟和農村面貌發生重大變化的重要時期。


  第四階段:2004-2008年,為統籌城鄉經濟社會發展的新階段。農村改革越來越關注農業和農村發展的深層次矛盾和問題,把農業和農村發展放在國民經濟通盤格局下,考慮在工業化的中期階段與農業和農村外部環境變化的大背景下,如何實行“以工促農、以城帶鄉”,建立農業和農村經濟長效發展機制,從總體上解決“三農”問題。著力于城鄉統籌和農村全面發展、農村社會事業建設,是這個階段農村改革的突出特征。黨中央、國務院在時隔18年后又連續發了5個1號文件。這5個1號文件,在戰略決策上都體現了“統籌城鄉發展”,在指導方針上都體現了“多予、少取、放活”,在著力點上都體現了“解決農村民生”。如果說改革開放初期的“5個1號文件”著重解決了8億農民的溫飽問題,為后來展開的城市改革奠定了堅實基礎,那么,黨的十六大以來連續出臺的“5個1號文件”,則以統籌城鄉的科學發展觀為主線,以“多予、少取、放活”為手段,以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為目標,開啟了以工補農、以城帶鄉的新時代。


  自2004年以來,我市堅持以生態文明村和村級財富積累機制建設為抓手,全面推進新農村建設,取得了明顯成效。在全省率先出臺了《關于推進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的指導意見》,并選擇120個村作為市直部門的聯系點,開展對口幫扶。全市18個農村縣(市)區和90%的鄉村完成了新農村建設規劃編制,20個新農村建設示范鄉(鎮)和105個示范村啟動實施。支農惠農政策力度不斷加大,五年來財政用于“三農”的支出達841億元,實現了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歷史性轉變。全市600個文明生態村和環省會、環縣城的339個文明生態村的創建工作扎實推進,農村面貌明顯改善。農村財富積累機制建設全面推開,目前全市有近80%的行政村已建立了新機制,盤活集體資產3億多元。村務公開和民主管理水平不斷提高,全市95%的村達到了“五規范一滿意”,98%的村建立了規范的村民會議和村民代表會議制度。


農村改革的特點


  回顧總結農村改革發展三十年來的光輝歷程,我認為有六個方面的特點。


  一是漸進性。農村改革前無古人,沒有任何經驗可以借鑒。如果貿然推進,必然會出現很多的后果。從實際上看,我們的改革確實是漸進的,每一步動作不會很大,但累積起來的變化是非常巨大的,對農村經濟社會的發展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試著分析一下,農村改革由淺入深主要表現在四個方面:其一是從經營體制改革到財務制度改革。當時大包干的時候說了一句話,“交夠國家的、留足集體的、剩下都是自己的”,這句話表面上講的是分配關系,實際上說的是農民支配部分剩余價值的權利,所以后來我們農村所有制的改革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其二是逐步引入市場機制,促進了農村生產要素的流動和資源的合理配置;其三是從農村經濟體制逐步延伸到農村各業和基礎改革;其四是從廢除人民公社體制到全面提升農村的建設,促進了農村經濟社會全面發展。


  二是始終堅持市場化取向。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是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目標,農村改革實際上從一開始就是朝著這個方向走的,以市場為取向的改革為農村經濟注入了新的活力。搞家庭承包,確立了農戶自主經營、自負盈虧的市場主體地位。農民有了自主權,就要按照市場需求調整產業結構,發展商品生產,這就必然帶來分工分業,促進生產要素的合理流動。順應農村經濟發展的客觀要求,及時改革農產品購銷體制,鼓勵農民進入流通領域,培育農產品市場和生產要素市場,使農村經濟擺脫了自然經濟的局限和計劃經濟的束縛,逐步走上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軌道。堅持市場取向,不斷深化改革,對于實現農業專業化、市場化、現代化具有長遠的和根本性的意義。


  三是農村改革經歷了一個自下而上、自上而下相結合的過程。當時“大包干”出現在1978年,是由安徽的基層發起的。然后中央發現、肯定、總結、提高,推廣到全國,農民的自發改革轉向國家自上而下推動的大型改革,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農民應該是改革的主體,而且農民是全國改革的先鋒,農民的智慧和首創精神是改革的動力。


  四是選擇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為農村改革的突破口。新中國成立以來,以土地所有權和經營權為核心的制度創新,大體分為四種情況:第一是土地的所有權、經營權都歸農民。在新中國成立初期,中央政府出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改革法》,這是新中國成立以后這方面的第一個法律。第二是土地的所有權歸農民,經營權歸集體。國民經濟經過三年恢復時期,1953年抗美援朝勝利以后,中央提出“一化三改”過渡時期總路線,在農村搞以土地入股、集體經營為特點的互助組、初級社。第三是土地的所有權、經營權都歸集體。當時的體制就是人民公社,特點是“一大二公”。從現在看,這一政策從一開始就包含很多消極因素,使農村的生產力發展受到了阻礙和壓抑。第四個變遷就是目前的改革,所有權歸集體,經營權歸農民,這是農村改革的突破口。實踐證明,這種制度,既考慮了土地的社會功能,又考慮了土地的經濟功能,是一種效率與公平的制度創新。這一政策極大地激發了農民的生產積極性,促進了農村經濟的發展。但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這種經營制度也面臨著許多的考驗,所以我認為土地流轉機制的改革還應不斷予以深化。


  五是城鄉改革的互動,促進了城鄉交流。從減輕農民負擔,到增加各項農業投入;從掀起清欠風暴,到推進征地制度、戶籍制度改革;從支持農村經濟發展,到加快農村教育、衛生、文化等社會事業發展,各項農村改革彰顯了黨中央、國務院統籌城鄉經濟社會協調發展的決心和信心,妨礙城鄉協調發展的體制性障礙正在消除,資源在城鄉之間合理配置的市場體系、城鄉社會事業和基礎設施共同發展的運行機制逐步建立,形成了城鄉經濟社會相互促進、良性互動的有效機制。


  六是始終堅持以人為本。農村發展的根本障礙,是我們從計劃經濟時代開始,農民應該享有的公正權利得不到完全的保障和尊重。所以農村改革以來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農民權利變革,即調節國家和農民的關系,擴大和保障農民權利,如家庭聯產承包制的實行,使農民在相當大的程度上獲得了生產經營自主權;國家對農民工權利的保護,使農民獲得了平等、公正的勞動就業權利;村民自治和《村民委員會組織法》的試行,使農民獲得了民主選舉權利,等等。許多改革措施的出臺,就是要著力解決好農民生產生活中最迫切的實際問題,讓農民得到更多實惠,這實際上也體現了以人為本的思想。


農村改革任重道遠,需要不斷深化


  就目前來講,經過30年的改革,農業和農村經濟步入了新的發展階段,農業形勢發生重大變化。其主要標志是農產品供求格局發生了從長期短缺到總量基本平衡、豐年有余的歷史性轉變;農業和農村經濟發展的外部環境,從國內市場競爭和資源約束,變為面向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和雙重資源約束;農業管理由產量增長為主轉到產量質量并重,更注重質量安全。國家提出現階段我國農業生產“優質、高產、高效、生態、安全”的目標要求,農業在國民經濟發展中的位置越來越重要,農業和農村工作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


  如何適應這一新形勢、新階段、新任務的要求,應當說當前農業發展和農村改革的任務還是很重的。就目前我市實際情況看,“三農”問題依然是國民經濟發展中的突出問題。我們常說中國用世界耕地的7%養活著世界人口的21%,并因此而自豪,但是我們也要看到它的另一面,那就是我們用世界人口40%的農民,養活世界人口7%的非農民,這說明了什么?說明我們的農業還比較落后。一是城鄉收入差距逐年拉大?,F階段“三農”問題的實質是農民問題,而農民問題的實質是收入問題。改革30年,農民是農村改革、農村工業化的積極參與者和受益者,農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是令人矚目的,但城鄉居民收入差距不斷擴大也是不爭的事實。2007年,全市農民人均純收入實際增長112%,為2002年以來增幅最高的一年;而城鄉居民收入比卻由223∶1擴大到267∶1,絕對差距由3995元達到8251元,也是五年來差距最大的一年,農民收入的增長速度低于國民經濟的增長速度和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長速度。從未來看,要使這種狀況得到根本改善還需經過長期的努力,需從多方面采取措施遏制城鄉收入差距繼續擴大。二是農業基礎設施和生態環境脆弱,農業可持續發展受到制約。從目前看,農業基礎脆弱的狀況并沒有得到根本改變,制約農業發展的基本矛盾并沒有消除。我市近1000萬人口,890萬畝耕地,人均不到9分地,而且人增地減是剛性的、不能改變的矛盾;全市人均水資源量276立方米,僅為全國平均水平的1/8,遠遠低于國際公認的人均1000立方米的最低標準,地下水超采嚴重,屬極度貧水區。近年來,農村一些地方環境惡化,水污染和水土流失加劇。從國民經濟整體發展來分析,農業依然是國民經濟發


  展的薄弱環節,經濟效益比較差,結構性矛盾還比較突出,糧食增產、農民增收的長效機制并沒有完全建立,農業科技的支撐能力比較弱,市場體系還不健全,制約農業發展的深層次矛盾還比較多。三是發展不平衡問題十分突出。就農村來講,改革30年來農村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但是農村的發展很不平衡,在實現小康的征程中,確實還有一部分貧困的地方在為解決溫飽而努力。城鄉差別依然存在,城鄉分割的格局還沒有打破,農村滯后的狀況還沒有完全改變,破解城鄉二元結構的任務還相當艱巨,如何加快農村全面小康社會建設步伐,仍需付出艱辛的努力。所以,從農業、農村、農民來分析,農村改革和發展仍然處在艱難的爬坡和攻堅階段,農村改革還任重道遠,保持農村發展好勢頭的任務非常艱巨。前不久,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于全面推進集體林權制度改革的意見》,從全國看,我們是18億畝耕地,基本解決了13億人口的吃飯問題,但是我們的43億畝林地并沒有解決13億人口的用材問題,更沒有滿足社會對生態的要求。人們計算了一下,現在畝均耕地的經濟效益是860元,林地的效益是22元,如果把20多萬畝集體的林權交給農民,就會跟當時承包制一樣發生巨大的功效。所以說,改革還沒有走到盡頭,依然是一個遠遠沒有完結的歷史過程。同時,農村工作也面臨著諸多問題和矛盾,比如農民的民主法制意識還不太強,現代化、知識化程度還比較低,如何讓農民自我覺醒,駕馭市場,實現富裕還有相當長的路要走,依然需要在改革中找出路,在創新中求發展。


  在新形勢下推進農村改革發展,就要深入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抓好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要堅持農村基本經營制度,尊重農民的主體地位,不斷創新農村發展體制機制。長期穩定并不斷完善以家庭承包經營為基礎、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保障農民在承包期內依法、自愿、有償流轉土地承包經營權,鼓勵土地經營向規?;?、集約化方向發展。


  二是要加快農村經濟發展,增加農民收入。圍繞發展特色產業和優勢產業,把傳統生產方式和現代技術結合起來,提升特色農產品的品質和生產水平,延長產業鏈,提高附加值;積極引導工商企業,包括外資進入農業,讓農戶作為第一車間,分享農產品加工轉化鏈條上的利潤,形成以龍頭企業帶動千家萬戶的農業產業化;鼓勵發展農產品的深加工項目,改變農村單一輸出農產品的狀況,使資源得以充分利用;完善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加快農作物良種體系、農業科技創新與應用體系、農產品質量標準體系、農業市場與信息體系、農業資源與生態保護體系、植被保護體系、農業社會化服務與管理體系建設,為現代農業發展提供強力支撐;積極扶持農村經濟合作組織,充分發揮各種農業協會的作用,在農戶和企業之間架起“風險共擔、利益共享”的橋梁,為農業的產業化、標準化、規?;於ɑA;繼續支持鄉鎮企業、農村二三產業和以縣城為重點的小城鎮發展,提高縣域經濟發展的層次和質量。


  三是進一步深化以農村稅費改革為主要內容的農村綜合改革。按照誰投入、誰所有,誰使用、誰交費的市場經濟原則,盤活村級資產,實行有償使用,增加村級財富積累。實施優惠的稅收政策,對于農村公共基礎性投資項目和促進農村經濟社會發展的項目,在稅收和貸款條件上應給予大幅度優惠。


  四是落實好支農政策,重點在“多予”和“放活”上下功夫。建立健全新農村建設資金穩定增長機制,與國家財力增長相適應,增加政府財政支農資金投入總量,形成支農資金的穩定投入渠道。財政支農支出的增長幅度要繼續高于財政經常性收入的增長幅度,政府新增財力的使用要大幅度向“三農”傾斜。加大對農業和農村基礎設施和公用服務設施的投入力度,為農村居民提供良好的生產生活條件。要擴大對農業生產的補貼范圍和項目,不斷提高糧食直補、良種補貼和農機具補貼的標準。深化農村金融體制改革,圍繞改善農村金融服務,提高“三農”融資能力的目標,適應農村多層次、多元化的金融需求,整體推進,協同配套,重構農村金融機構,著力健全功能完善、分工合理、產權明晰、監管有力的農村金融體系。加快建立城鄉統一的財稅體制和金融體制,出臺相關政策,引導社會資金更多地投向農村建設,不斷增強對農業和農村的投入。


  五是積極穩妥地推進以鄉鎮機構、農村義務教育和縣鄉財政管理體制改革為主要內容的農村綜合改革。建立精干高效的農村行政管理體制和運行機制、覆蓋城鄉的公共財政制度、政府保障的農村義務教育體制,促進農民減負增收和農村公益事業發展,全面推動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


  注:本文選自中國文史出版社2008年出版《石家莊改革開放三十年憶述》一書。作者曾任石家莊市副市長、中共石家莊市委副書記。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來源:石家莊城市印記作者:李清
分享:
the sandbox怎么赚钱 优乐江西麻将辅助器ios 一个号码中特论坛 甘肃快3走势图走势图手机版 那个网上软件可以赚 湖北省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喜乐彩票 股票开户哪家好 永利皇宫棋牌大全? 股票新手 喜迎捕鱼游戏中心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