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石家莊政協門戶網站!

今天是2019年3月4日

您當前的位置 : 首頁 > 文史天地

石家莊城市印記·城市榮光(十二)

(隨軍南下片斷回憶 仇占春)

石家莊政協   時間:2019-11-01   瀏覽量:

  1948年底,全國經過遼沈、平津、淮海三大戰役后,蔣介石的主力部隊大部被殲。蔣軍殘敵退守江南,妄想依仗長江天險和美帝支持,固守江南。


  為了打敗蔣介石,把解放戰爭進行到底,黨中央、毛澤東主席宣告,中國人民解放軍將向長江以南進軍。為此決定在老解放區抽調一大批干部隨軍南下,支援解放全中國。


南下隊伍建制


  抽調的干部,要求按地、縣、區級架子組織,實行縱隊建制,縱隊下為支隊、中隊和分隊。北岳區黨委、軍區及行政公署抽調南下的干部,統編成一個縱隊。下分5個地委、專員公署,編為5個支隊(我們屬4地委,即4支隊),縣編為中隊,區編為分隊。4地委組織南下的8個縣中,井陘縣抽調了100多名干部,按地委指示,組成了1個縣、6個區的架子,因此,編制即為4支隊3中隊,下設6個分隊,全稱即叫北岳軍區4支隊3中隊。中隊由馬子清(縣長)任中隊長,高吉魁(縣武裝部長)任副中隊長,杜士秀(縣委書記)任中隊政委。


  在3中隊,年齡最小的,就是我和許博(原名許拉保)兩人。我16周歲,比許還小一歲。許是北橫口人,在中隊工作,我在分隊當通信員。我們分隊有十幾位同志,由劉雙駒(區委書記)任分隊教導員,杜錄亭(區長)任分隊長。分隊成員有呂棒樓、趙香庭、賈拴保、杜守魁、高風山、李寶昌、胡鳳珍、張文彥、趙壽小、牛秀全、梁永志、仇占春等人。


  在政治上,可以說我還是個不懂事的孩子。所以,對南下的整個部署和具體活動情況了解不多,只能就當通信員所感受的南下生活作一片斷回憶。


集訓整編


  我于1949年2月14日,從長崗村到橫口區集中。15日,和區干部一起到井陘縣城。全縣南下干部在縣城做了3天準備工作,縣里召開了歡送大會,還在一起合了影。于2月18日在井陘南關車站坐火車離開井陘,當日在獲鹿站下車,行軍到河北省正定縣城西一個村莊住下,集中進行學習和整編。這是南下路上居住時間最長的一個村。在這段時間除了開大會外,平時都是以分隊為單位學習討論。


  那時實行供給制,組織上給我們發了深灰色的服裝,帽沿前上方正中綴兩粒黑扣子,還發了蚊帳、防雨用的一小塊油布、飯碗(中號瓷碗)、牙膏、牙刷等。服裝發下后沒有我能穿的,最小號的上衣穿在我身上也超過了膝蓋骨,正好我媽媽來看望我時,特地拆掉改小了才穿。


  我們的生活是緊張的,又是活潑愉快的,大型活動和作息時間都以軍號為令,休息時經常唱起歡樂的歌。那時的主題我還記得幾句:“光榮的花兒光榮的匾,廣大干部下江南,下江南,為解放的人民千百萬,領導人民把身翻,把身翻……”還唱“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等歌曲。在思想行動上要求嚴格,紀律嚴明。同志之間,團結友好,相互幫助,相互照顧。因我年齡最小,總受到同志們的關照,教我需要注意什么。像這樣的集體行軍生活,對我來說還是第一次,我感到了革命大家庭的溫暖。


  現在回憶起來,從井陘城到正定這一個多月時間里,配合前線解放軍做渡江準備,南下干部從組織上、思想上、物質上以及交通路線和注意事項等各方面都順利地做好了充分準備。


長途跋涉奔赴安徽銅陵縣


  我們離開正定是在3月24日(農歷二月廿五),記得在3月23日那天,命令晚7時睡覺,夜里12點起床,吃飯后,行軍到柳辛莊車站登上火車。我們坐的不是客車,都是坐貨車廂,條件極差。從正定縣到安徽省合肥市,路經德州市、濟南市、徐州市、蚌埠市計2000多里,期間走走停停,用了17天時間。


  在德州市住了兩夜,3月26日乘車到濟南下車,到七合縣第六區坡村莊八仙廟休息,27日下午又上車走了一夜,一直到28日下午4時到達臨城站(現名薛城)下車,在滕縣馬家區西萬村住了7天。在這里我們還去看了微山湖,并第一次學吃魚,因怕魚刺,大家不敢吃,伙房梁師傅作表演,將一條熱小魚肉吃掉,剩下的魚骨用手提起,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到4月5日坐車往蚌埠開,走了一夜,經過江蘇省徐州站至安徽宿縣站才天明。4月6日至7日休息兩天,因防敵機空襲,都是白天在村里休息,夜間乘火車出發。8日到達蚌埠市,10日到達合肥市,在合肥市住了3天。


  至此,火車運行階段就結束了。


  我們于4月13日午后離開合肥,開始長途行軍,我們的目的地是銅陵縣。從合肥到銅陵有500多里路,全部是沿小路步行,我們用了19天時間,路經湖集村、高家行莊、南崗鎮、大關、孔城、楊彎、官喬、黃泥崗、云莊、張毛村、烏沙、貴池、梅埂、掃把溝等村鎮,最后終于到達銅陵縣城。


  行軍途中,除了背包外,每人還有一條米袋。我當通信員要多背兩個面盆(一個洗臉用,一個吃飯時裝菜用)和一個鐵制煤油燈。每到一個地點將米集中起來做飯吃,有時將做熟的飯裝進各人米袋背著走,有一次米袋的飯已餿了,只好用水淘了再吃。


  到了南方才知雨水多。在我們行軍至大關和張毛村80里的途中,整天都下著大雨,全身透濕,水從頭上流下,眼睛也難以睜開,照樣繼續行軍。為防雨淋,我們就買個大斗笠戴在頭上。戴斗笠也有講究,得把斗笠穿上繩子拉在下巴頰處系好,不然風就會將斗笠吹跑了。


  南方和北方大不一樣,水田特別多。我們行軍在田間小路上,在晚上或下雨天,路滑又不平,深一腳淺一腳,不小心就會跌倒。特別在晚上行軍,一不許講話,二不許有亮光,因一有亮光就會引來打槍。因此,我們只聽自己和前后人的腳步聲。有什么情況或需要大家知道的事情,就會從最前面向后一個人一個人地小聲傳話。行軍累了,有的人走路打盹兒,向前面人背上一撞又醒來,大家相互關照打起精神前進。有一天晚上正走著,忽然傳話下來說有情況,要做好戰斗準備。當大家正準備戰斗時,馬上又傳話下來說是和自己人誤會了,于是又繼續前進。


  過江時間是在4月23日晚上。當日下午我們在下樅陽江邊樹叢里集中等候。這是第一次看到長江,我一眼望到對面江岸,隱隱約約像一條綠帶一樣,后來才知這里的江面還不算寬的。只見江面上只有零星船只在行走,我們正看著好奇,突然有兩架敵機沖來,順江流低空掃射而過,但船只不亂,勇敢的船夫照常向前劃。幸好沒有傷亡,敵機是否感到這不像干部過江的樣子,這次掃射后也沒有再來。我們于晚上開始過江,上船后按照要求,船動人不準動,我們嚴格遵守規定,就這樣平安地渡過長江。過江后,在烏沙住了一夜,第二天上午就到了貴池縣城住下待分配。4月27日行軍40里在梅埂鎮住了一夜,那天很累,一休息就和衣睡著了。4月28日,行軍60里才到達銅陵縣目的地。


開始新的工作


  銅陵縣是緊靠長江邊上的一個小縣城。我們聽當地人講,過去有人形容這個縣城是:“遠看銅陵縣,近看破大院,老爺打板子,四門都聽見?!贝_實是街道狹窄,也沒有什么好房子。好在事先都有思想準備,不管到大城市小縣城,都是我們南下后要工作的地方。我們進城與南方干部會師后,每人都按照組織上分配的任務迅速進入了自己的工作崗位。起初,我的任務是給縣委宣傳部部長史鈞杰同志(曾任安徽省政協主席)當通信員。后來,史鈞杰同志細心地教我如何刻鋼板字,又重新安排我做縣委機關收發、文印工作。1949年12月,我在縣公安局工作時加入中國共產黨。我與一道南下的許拉保年齡相仿,晚飯后休息時經常在一起玩。我倆曾好幾次把機關的一套鑼鼓搬出來,打起了北方跳秧歌舞的鑼鼓調,一邊打一邊回味著在北方時跳秧歌舞的情感。


適應南方生活


  江南的氣候和生活條件與北方大不相同。生活條件雖然好一點,但也有不適應的。如有的人很長時間了還怕吃小魚,但也有的人一年了還不喜歡吃大米。每次開飯都只要一塊鍋巴吃。特別是氣候條件不適應,天經常下雨,地氣潮濕,心情總不像天晴那樣開朗。加之我們到江南后不久就到了梅雨季節,從未見過那么大的雨,江潮在上漲,銅陵縣城也進了水,街上都行小船,水淹到了機關和一些宿舍,只有臨時搭起木板走路。我需要到各單位送信,無法行走,就用三根木料并排串在一起放在水面,人站上去,用一根竹桿撐著跑,也算方便了。但不久,腳丫都爛了,又癢又痛。身上也起疥瘡了,逐步發展越來越重。到1950年,兩只手的手指都生了膿包瘡,十個指頭不能彎,一彎就流膿。吃飯時只能將筷子放在手掌上用大拇指夾住往嘴里趕著吃。當時的醫療條件還差,除一般治療外,用了民間偏方,即晚上睡覺時將一塊硫黃在瓷盤上點燃放在被窩里,將被子蓋嚴,頸部用繩子將被頭捆住,以防硫黃味跑出。用了好多方法才逐漸好起來。氣候雖然不適應,但心情還是愉快的。在休息治療期間,我經常唱“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和井陘戰地勝利的歌曲及搞土改的歌曲等。由于頑強的堅持和長期的鍛煉,南方的氣候條件也逐步適應了,以后曾多次參加防汛和搶險斗爭,風雨交加,身體也能抵抗了,還學會了劃船。


  以上資料,經呈送當時一道南下的領導趙香庭、劉雙駒、呂棒樓同志審閱,提出了寶貴的修改意見,并補充了南下背景和隊伍建制,對重要時間作了訂正。特在此表示感謝!但還需要說明的是:對南下路上所經過的一些地名,都是當時聽口傳記下的,不一定準確。


  注:本文選自中國文史出版社2012年出版《河北文史資料全書(石家莊卷)》。作者曾任北岳軍區4支隊3中隊通信員,系南下干部。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來源:石家莊城市印記作者:仇占春
分享:
the sandbox怎么赚钱